一匹狼

這個時候,正是飄著小雪的時候,只看得見天上慢慢降下的雪,很慢地、很小地,雪雖然不大,可是還是把地上的路稍稍地遮蔽了。為了不讓自己走路的時候採空跌倒,所以一手拿著樹枝,一邊試探著雪地一邊慢慢地前進著。

這樣的天氣,使得移動的速率降低了許多,而且盤算著身上攜帶的糧食,只剩下不到3天的份量了!正當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時,看到了前面的不遠處,有一處村莊,稍微想了一下,沒辦法了,只好先去村莊內找尋繼續前進的方法。

「旅行者嗎?真難得呀!這樣子的季節還是會有旅行者來!」酒吧吧檯的調酒師對著我這樣說。

「請給我一杯熱可可。」我沒有理會那位先生的回答。

稍微環顧了一下四周,是一間很簡陋的酒吧,可是擠滿了人,或許是因為這裡是這個村莊唯一的一處酒吧吧?

「這種季節怎麼還會想要來呢?這樣子的雪…雖然不是很大,可是持續地下著,若是要去到下一個城鎮也是很不方便的呀!」

「是嗎?不過我無論如何都必須要馬上通過才行…」

「趕路嗎?」

「這倒不是…」

「既然沒有趕路為什麼急著要走呢?怎麼不等雪溶掉了再走?」

「雪大概多久溶掉呢?」

「嗯…可能要一個禮拜喔…」男人沉思了一下子說了出來,像是很肯定似的。

「一個禮拜太久了,我最慢後天就必須要走了。」事實上,待在一個城鎮最多三天,這是我給我自己訂的一個規定。

「是嗎?那我建議你去這邊…」男人拿出了一張紙,畫了一張簡圖。「去這邊找一個叫做席瑞的人,他是我們鎮內的登山家,算是對於這種下雪的季節最了解的人了吧!」

向男人到謝了之後,離開酒吧,沿著紙張上面的簡圖,我找到了簡圖上面做了記號的地點。

是一間很破舊的房子,不過有看到燒炭時飄出的煙,裡面應該有人!

「不好意思,請問席瑞先生在嗎?」我敲了敲門。

門開了,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先生,雖然上了年紀可是看起來非常的硬朗。

「你有什麼事嗎?」他的聲音聽起來也一點都不老。或許他真的不老吧?可是滿頭的白髮和臉上那明確可見的斑紋,都很明確地表示他已經上了年紀了。

「我想向你請教繼續上山的事情。」

老人不發一語地繼續盯著我看,看得我心裡稍稍地驚嚇了一跳,「我是說錯了什麼嗎?」我心裡這樣暗道著。

「你上山的目的是什麼呢?」老人終於打破了寧靜。

「我想要趕快通過這座山不可。」

「你一個星期後就可以離開了,為何不等到那個時候?」

「太久了,我等不到那個時候。」

老人看著我,像是在思考什麼事情似的。

「好吧!或許你有什麼你自己個人的理由吧?我就不再追問了,而且我看你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非馬上上山不可。」老人稍微地往四周看了一下。「在門口聊有點冷,進來坐吧!」

老人的家非常的簡陋,而且屋內也看不到老人以外的其他人,稍微巡視了一下老人家內的擺設,隨後目光停在一副相框。相框裡面有三個人,一男一女看起來像是夫妻,旁邊站著一位男孩。

「這是我年輕時候照的照片。」老人的聲音突然令我回到了現實。「那個女人是我的老婆,我們有著共同的小孩。」

「那他們…現在都還健在嗎?」其實我不等老人的回答,我大略可以知道答案了。

「這件事…要從很久之前說起吧…」老人的手上拿著熱茶,把它擺放在桌上,坐了下來,我坐在他的對面。老人將茶杯裡面的茶填滿,拿了一杯給我,我喝了一口,茶喝起來的口感異常地甘醇。

「其實這個村落,盛產著一種東西,那就是狼皮,我們這個村子,會養一些羊,一方面是從羊的身上取得羊奶、羊肉,另一方面…其實是利用羊來餵飽山上的狼。這座山上的狼皮非常地特別,是白的,純白的,非常地稀有。可是,也就是因為這樣,所以有的時候會有從別的地方來的獵人,來獵殺狼。不過這種行為對我們來說是不允許的,因為對我們來說,我們和狼之間可以說是互相的,如果我們要從狼的身上得到什麼的話,那麼我們就必須要失去什麼。

「所以你們獻上了羊嗎?」我忍不住打斷了老人的話。

「一部分而言是的,我們養著羊,就是為了作為交換的目的而養著。」

「那為什麼說,一部分而言呢?」

「我們遵從著我們村裡面的規定,如果要得到一隻狼的狼皮,就必須要獻出一隻羊,這樣規定其實已經遵從了好幾十年了,至少在我小的時候就已經這麼遵從著了。可是我們漸漸發現,這條守則愈來愈難繼續遵從下去了…」老人的神色變得哀愁了許多…「隨著交換的次數慢慢地累積,狼群們似乎慢慢地知道了我們和他們交換的目的,我們需要他們身上的皮呀!因此,每當我們要作出交換時,狼群們總還是表現出還不滿足的樣子,因此,我們必須要獻出更多的羊隻。後來,慢慢地,狼的數量慢慢地增加了,可是我們的羊數量卻慢慢在減少了…因為羊隻的數量的不夠,村子裡面的人有在討論說,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,這樣下去羊會被狼吃光的,因此有些人主張要組一支獵人團體去獵殺狼群。而作出這個主張的,便是我的兒子…」

這個時候,老人的目光看向了立在對面桌上的相框,看了一會兒,目光又回來了。

「不過村子內還有另外一派的人,主張是要繼續維持原樣,因為他們認為,狼群之所以會對我們作出過多的要求,也是因為我們並不感受得到狼群們的痛苦,我們的痛苦是羊群們在替我們承受著。而那一派主張的頭兒,就是我。在當時的我,對於狼群們的了解是最多的,而且我也熟知山上的求生知識,就算我一個人在山上三天三夜也沒有問題,就是因為這種種原因,很自然地變成為了頭兒。很可笑吧?同一個家族的人,可是彼此之間卻抱持著不同的意見。」老人笑了,不過那是很輕蔑的、很自嘲的笑。

「兩種不同的意見,形成了兩種不同的勢力,兩種勢力互相鬥爭著。主張要去獵殺狼的那一方勢力,原本就不小了。這個村莊的人大多還是主張著維持傳統的原則,畢竟我們實在是太依賴狼群的狼皮了……漸漸地,贊成維持原樣的人慢慢地增多了,贊成獵殺狼群的人卻減少了…演變到後來,贊成維持原樣的人甚至還打算將贊成獵殺狼群的人趕出村莊。因為我是頭兒的身分,我無法保住自己的兒子,實在是沒有辦法了…我親手把我自己的兒子趕出了村莊…」

「那…被趕出村莊的人該怎麼辦呢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基本上,這裡的氣候,常年是下著雪的,一旦被趕出去了,基本上難逃餓死或冷死的命運…就算還來不及被餓死或冷死…也有很高的機率會被山上的狼群吃掉……那天的晚上,我永遠都忘不了,那深夜中響起的陣陣槍響聲…我想那其中也包含著我給兒子的槍吧?」

聽著老先生講著這段令人哀傷的故事…心情不自覺地哀傷了起來……之後,很簡單地詢問了一下有關於這座山的一些事情,還有關於狼的一些知識,感謝完老先生後,便離開了老先生的家。離開的時候,天色已經變得非常暗了,隨便地找了間旅館,有關於糧食的採購,和一些登山物品明天再採購吧!


隔天醒來,依照旅館服務員畫的簡圖,找到了這唯一的一家登山物品店,便進去了。稍微巡視了一圈,似乎是個非常齊全的店面。和老闆討論了一下登山物品的一些資訊,買了一些東西。

這個時候,進來了3個人,看起來像是獵人。

「老闆,你們這邊有沒有賣火藥呀?」其中一位獵人聲音很粗。

「你們要火要做什麼?」老闆似乎查覺到了他們購買火藥的意圖很詭異,所以略帶狐疑地詢問。

「不是啦…我們只是需要點火藥去引爆一些大石頭…前幾天在外面的時候,被落石檔住了去路,沒辦法前進……哈哈…絕對沒有其他的企圖!」另外一位獵人搶著這位獵人回答之前,先回答了。

事實上,這座山上的確滿容易發生落石,因此有的時候的確需要火藥來把擋路的大石炸開。可是老闆也無法確定那些人使用火藥的真正用意,也因此賣給了那些人。那些人拿到了火藥,很高興地付錢之後便走了。

「如果,我是說如果,那些人他們真是拿那些火藥來對付狼群,那該怎麼辦呢…」

老闆靜靜地不發一語。「不可能的…就算遇到了幾隻落單的人群,一旦射擊了,槍響聲只會帶來更多的狼群,最後都是死路…目前為止還沒有人遇到狼群還可以活定的。」

聽到了這些話,我趕快把我要買的東西買一買,趕快離開這家店。


準備充裕了,離開了這座村莊。

因為有事先的一些準備了,以及老先生教授的一些知識,所以山路走起來不像之前那麼辛苦了。

「狼群嗎…不曉得會不會遇到…」我邊想著老先生跟我講的遇到狼群的知識,邊走著。

我在不遠處的草叢,聽到了窸窣聲,心裡不由得驚了一下,全神戒備著看等一下出現的是什麼東西。

走出來的是一隻狼,不過是一支很小支的狼,出生沒幾個月。那隻小狼看到了我,似乎不會害怕的樣子。

「怎麼會有幼狼出現在這邊…」我自問著。「或許他的爸爸媽媽就在這附近。」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,叢林裡果然走出了另一隻狼,是一隻成狼。成狼在遠處盯著我看,一動也不動,也沒發出任何聲響,而我則是在成狼走出來的時候,順手把自己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腰後,腰後藏著一把手槍。那把手槍是我自己保命用的。

雙方堅持了好一陣子吧…成狼才緩緩地把幼狼刁著,緩緩地離開了現場,留下了在現場戒備的我。

「呼…幸好那隻狼並沒有攻擊我。」其實根據老先生給我的路線,這條路線顯少會有狼群會經過,或許那隻幼狼走錯了路吧?不過經過了幼狼事件,這一路上我走起來特別謹慎。

「其實,那種情況下,成狼也沒辦法攻擊我,因為有幼狼在。他會離開,也是為了要保護自己的孩子吧…」我回想起了剛剛的那個情景。


突然,天際間響起了一聲槍聲。


聲音的來源正是剛剛成狼跑去的方向。

接著又響起了好多槍聲,還有有點微弱,可是聽得見的,人類的尖叫聲。

不曉得是什麼樣的人遇到了狼群的襲擊,是今天去買火藥的那些獵人嗎?還是跟我一樣,只是一位無知的旅行者呢?我永遠都得不到答案,一旦我得到了答案,那我想我的下場也會跟那些人一樣了。

迴響: 

0 Response to "一匹狼"

與我msn